王小川:左边搜狗,右边糖猫

2014年12月17日   创业学苑 来源:游金地   编辑:游金地
  王小川:左边搜狗,右边糖猫
  王小川说,我们心里很清楚,搜狗原来最大的问题是什么?我本身比百度做同样的事情晚五年起步,我们04年开始做搜索,他是99年开始做搜索,我们晚很多。以前的情况是凡是我们能干的活,百度都能干。到明年开始希望做的是百度能干的活我们能干,我们干的活他干不了,这是大的脉络。

  王小川认为,硬件趋势是做可穿戴式设备,我把他翻译过来就是连接的更加的时间的增强。从PC机一天40分钟连接,到手机一天8小时连接,再到未来直接穿戴式设备使人和互联网能走的更近一些。我在这一年里反复的观察,连接智慧以及智能硬件的趋势。我们在这里开始发布自己的产品,做糖猫第一个想法是不要再落后,我们希望在阵地的时候往前走一些。现在我们都处于互联网中等水平,我们希望往前推会有新的布局产生,从跟随战略到领先战略。

  以下为王小川精彩观点实录:

  时间:2014年12月14日上午

  地点:中国大饭店会议大厅AB

  主题:青年领袖时间

  王小川:首先感谢《中国企业家》给这个机会让我们在这里演讲,我比较生气,把我放在阿里巴巴后面我怎么开讲。我看了看阿里的流水今年在2万亿人民币的样子,搜狗这块今年的收入是20多亿,明年到40亿,上市公司市值是所有其他互联网公司加起来的一个总和,因为还没有上市,把这两个放一块,我觉得显得很为难。平时我更多是有极客圈,谈谈技术影响,谈谈人类智慧和计算机智慧哪个更牛。放到这舞台上来,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挑战。我给大家讲高大上的趋势,讲趋势与格局。

  今天我的题目是想从一个角度,我们内部做的一个事情能够阐述一下我们对互联网创业,对于技术,对于互联网趋势的一点点赞。我们新的产品发布叫糖猫,是什么东西呢?做了一款儿童智能手表,有见过这样做的手表吗,没有报时的能力,你按他一下他给你报时。更多是背后做了很多可以对讲,聊天,能够体感游戏,当激光枪玩的名字叫手表,其实不是手表这样的东西。我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下我们这个产品的一些思路,希望给大家一点点对我们的帮助和启发。

  我们为什么要做糖猫?怎么你们想到这个穿戴式的设备。其实搜狗本身是很长的时间,我们从2003年开始进入到搜索研发,2004年发布。其实比较起来也是一个蛮耦合的互联网公司。马云说阿里巴巴要活的跨三个世纪,102岁。搜狗在PC互联网时代已经存在了,PC互联网有很多很成熟的公司,现在开始做移动化,包括三大门户,包括有BAT这样的巨头,从PC开始向移动走。我意识一个变化,一恰我们提法是说你是互联网公司,我们是传统公司,互联网传统是这样表达。但是移动互联网来了之后,你传统互联网公司,我们是新兴互联网公司。这个跑一块,我觉得搜狗还很好,没有说掉队,越做越大,过了几十亿的收入。但是毕竟从PC下来转的时候,我们没有像巨头那样处于垄断的方式转,我们是带着PC本身的包袱和打硬仗开始做移动。我们心里清楚,搜狗原来最大的问题是什么?我本身比百度做同样的事情晚五年起步,我们04年开始做搜索,他是99年开始做搜索,我们晚很多。

  到明年在搜索上可能会有一些创新,甚至是颠覆性的想法。以前的情况是凡是我们能干的活,百度都能干。到明年开始希望做的是百度能干的活我们能干,我们干的活他干不了,这是大的脉络。但是毕竟翅果的苦头就是我们在起步的时候是落后的阶段,思考的时候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是因为硬件平台的变化,在PC机面前我们是40分钟的时间,但是用手机的时间几乎一天8小时。硬件趋势是做可穿戴式设备,我把他翻译过来就是连接的更加的时间的增强。从PC机一天40分钟连接,到手机一天8小时连接,再到未来直接穿戴式设备使人和互联网能走的更近一些。我在这一年里反复的观察,连接智慧以及智能硬件的趋势。我们在这里开始发布自己的产品,做糖猫第一个想法是不要再落后,我们希望在阵地的时候往前走一些。现在我们都处于互联网中等水平,我们希望往前推会有新的布局产生,从跟随战略导领先战略。

  第二格局是为什么我们要叫做糖猫,我们开始做内部创业的时候一方面看到现在已有的资源,已经有的优势。同时我希望对一个新产品的时候给他一个更好的独立孵化的环境。所以叫搜狗的时候,反而现实缩小他这样的一个想象空间,文化上我觉得跟搜狗走的特别近,按原来的老方法办事情,赋于他一个新的公司。像之前搜狐,狐狸,现在叫搜狗,狐狸生条狗,现在狗生出猫,猫猫狗狗一家亲。不叫搜狗,叫猫,这个名字亲近一些,这是我们谈到的基础的想法。

  在这之后是考虑到一个战略思考,把这两个思考对到一块来看代表我们的心愿,一种就是企业语言,一种是用户语言。我们做互联网的时候跟很多相对传统的公司讨论问题的时候,我们发现传统公司更喜欢用企业语言,讲什么话的时候是行业东西,格局的东西,但是并不一定真的贴近用户。互联网公司的方法就是极致用户体验,让用户参与。所以在这里我发现语言可能很分裂,矛盾冲突,但是两者是相溶的。一个产品和布局我们认为在企业语言上说的通,在用户语言也能说的通。

  企业用户糖猫是什么东西?有一颗SIM卡,带有运营商需要的芯片。糖猫这样的硬件里面放有SIM卡的时候本身更像一部手机。我们表面是做手表,其实是做手机,把手机受给没有手机的群体。咱们知道你想连接一切的时候,我们谈到一个词就是车联网,物联网,一个冰箱,一个汽车都在联网,但是我发现一个小孩子也需要联网,我们需要做一种穿戴式设备,本身要把一个物体和生命连接起来,这是在连接命题里面做的一个创举。不仅是一部手机,而且这部手机用户缴费不是说交给运营商的,完全是由搜狗提供的运营商的服务。跟我们来做结算,他的系统里面没有直接运营商的概念,运营商在这里听的可能会生气。我们是手机加上运营商,甚至上面的软件服务也由我们来做提供。我们思考就是在创新领域里面需要做闭环,从头到尾尽量很多自己去做,你才能不受限于现在各个商业环境里面的制约。你同时是上面应用的提供者,只有这样才能把创新做透,这是在企业里面我讲的第一件事情。

  第二件事情希望他偏向于互联网的商业模式,我们在企业运营里面提到概念就是部分学习互联网方法,硬件是零利润,我们更多是收服务费。我们更多谈的是两个理念,一个是走的连接,承担运营商职能,部分承接互联网的职能。服务费赚钱,我们会进一步降低硬件的价格。如果我做一个事情不能光月企业语言,我还需要做最终用户。做输入法,五笔输入法做的并不好,用户不喜欢。因为我们做五笔的团队大概十个人团队里面,只有一个人在用五笔。其他九个人不是这个产品的深度用户,这种情况下很难把用户体验做到极致。只能靠一种抽象思考来做,事实上作为产品这样的团队,中间有一半人是有小孩,他们更有能力把这个细节和关怀做到。

  之前有另外一家也发布智能手表,也做洗脑工作。当我们做产品的时候,当这样一个产品的思考并不局限在企业语言讲这个事。另外就是打安全牌,还是讲宣传,防丢,你小孩丢了吗,买我们的产品吧。不断的宣扬用户的恐惧感,来夸大这个产品,我们很鄙视这样的做法。对我们而言用户端希望看到是温情的陪伴。国外父母与孩子陪伴时间更长,中国的情况可能是父母双亲都是工薪阶层,都要去上班,真正跟孩子陪伴和交流的时间不到一个小时。留守儿童是父母和孩子分割在两个城市,今天有一个新的概念,我们在座很多人都是这样的。虽然父母都在,也在一个城市,甚至也回家。但是跟你陪伴的时间非常的不够,我们跟专业幼教的专家沟通过,怎么让他们成长,就是需要父母对他们更多的陪伴和关怀。企业语言里面就是连接,放到产品语言里面就是父母跟孩子的陪伴。不是植入一个概念说你孩子丢了吗,恐吓你做这样事情。

  以前是监控,满足父母的需求,孩子戴上就是手表,父母就是监控。当孩子大了的时候,他有独立的思考,并不喜欢这样的产品。我们做这个产品的手机是尊重孩子的人物环境来看待,他需要监护,但不是监护的状况。小孩子很喜欢,我们做内测的时候,会有一些话说的非常难看,我们回说你一定没有小孩,这个产品还是非常受孩子的喜爱的。他戴到幼儿园里去的时候,其他小孩子很喜欢,去抢,产生肢体冲突,怎么解决这样一些创新风险问题。
编辑:游金地
更多
   TAGS
  
一键分享,共同成长!更多精彩请关注公众微信号:游金地(youjindi2012)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游金地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网友评论
8462人参与 | 评论0
登录 (请登录发言,遵循相关规定)
如果您对本内容有任何意见建议,欢迎在此进行反馈。
无标题文档
Copyright @ 2013-2014 www.youjindi.com.鲁ICP备11011247号
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
可信网站身份验证
网络110报警服务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青岛网警备案